有多少次失去后才明白,宿命里注定的东西迟早会发生

2019.01.29 - 象牙白

宿命里有时终须有

不清楚怎么了,每天很早就醒来,即使这是个马上就要过年放假的日子,看着蓝蓝的天空,看着麻木的电脑,看着四周寂静的一切。。。

大发3d躺在床上,点燃一支烟,看着烟火忽明忽暗地在眼前闪烁,深吸一口气,却没有去跟它亲吻的欲望,任由思绪放任在旷野。。。

听着自己心脏支离破碎的声音,脆脆地,却不觉疼痛,因为已经绝然放弃。。。如生命的河流逝,有些事,已经记不得了。不是当时就想忘记,而是沉浸的太多。

记得很小的时候,我们的那个年代,每天早上唱着:听见小鸟叫,我背着书包上学校。。。天天穿着老布鞋,脏了也很简单,就用黑粉笔涂涂就干净了,像新的一样,单纯而真实。。。

真的没有一点睡意,想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,想着曾经的那些人?想着我突然遇见一个女人,可以为我做一顿饭的女人?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缠绵悱恻??乱!想着白天,即将放假的日子,我要去干什么?万恶的,丑陋的、美丽的、包容的工作。。。

还清楚的没有忘记过去5分钱一根、一毛钱两根的小雪糕,每年夏天,一个推冰棍车的老爷爷一边用小木块敲打冰棍车,一边吆喝。。。。车上总是盖着一根脏西西的厚棉被。但是我们仍旧对车里的凉丝丝甜津津的雪糕钦慕不已。

还没有忘记在读书的时间偷偷的看让我们脸红的手抄本(少女之心),为看一场电影,而到处东奔西走,看了琼遥的小说,而对隔壁邻居妹妹的念念不忘,碰到了她的小手,想了许多许多天,早上一觉醒来,唉呀妈呀,狂笑自己。。。。

过往无法追回。多少年也习惯,不再空空追忆,有多少次失去后才明白,宿命里注定的东西该有的迟早会有,如无,强求又如何?哪怕,在不舍中勉强得到,也是一种苍白无力的维持。终有一天,在最需要时失去,那时心痛,也总是无可奈何。

宿命里有时终须有

风吹雨打,总是入心,更是有刀刻,在心划出一缕缕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痛。而以身体作为内心的外壳,能够包裹的只是一个形体。血脉在动,周而复始的动静流动。有多少可以冷暖自知,有多少可以装作淡然,有又多少可以回忆。。。 

张爱玲说: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”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在旧社会,起来反抗的是男人们...在新社会,我想最后悔的也是男人们,因为现在只能娶到一个老婆了...所以就有了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故事,其实女人还是做白玫瑰,我想张大师也是这样想的吧,至少白玫瑰输到最后也只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怎么说还是好听点,而这个墙上的一抹蚊子血却是人人除之后快的,看着却是极不舒服。。。。其实反过来这也是男人的悲哀。。。。

其实人都一样.也总有时候会想起以前的一些美好,而忘记现在的安稳.但真正走进那些美好,就会发现蚊子血还是蚊子血...想要变成朱砂痔就得离得越远越好.但是老有人想不明白这样的事,于是就有了那么多的心事,更甚者就有了悲剧....

人的命运都是悲剧式的...想永远做床前明月光和朱砂痔就要学会把自己藏起来,不停的出现,然后不停的藏起来...当然,每次出现所认识的人千万不要是同一个,如果那样的话,你不烦他都烦了,生活即是如此。。。。

而我的悲剧是不是正在于此.....

宿命里有时终须有

也许没有人看到我眼中的喜悦,正如没有人看到我心中忧伤一般。。要不无言,要不,让我面对这所有的寂寞,反正我已经习惯。。。

天亮了!起床,熨衣服,刮胡子,洗头,用洗面奶洗脸,那个洗面奶我一直很节约的用,因为有人说可以洗掉我脸上的老年斑,因为有人说用完了,可以给她打电话,她会帮我买,一直都会,因为我找不到那个牌子。。

可是已经快没有了,也许老年斑已经洗不掉了。。。

当然我也不会为此纠结,因为我始终明白: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!

没有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!

婴儿潮人——辛辛作品

- END -

877
0

做自媒体坚持日更100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日更100天

不清楚怎么了,每天很早就醒来,即使这是个马上就要过年放假的日子,看着蓝蓝的天空,看着麻木的电脑,看着四周寂静的 […]